烨_Kanako

一心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谢谢一如既往的支持。
❤青黄❤周叶❤锤基❤体育番
摸摸鱼,挖挖坑,刨刨土
weibo@烨Kanako黄少虎牙牙防所所长

Pet Lovers

《Pet Lovers》①


原作:YURI!!! on ICE

CP  :奥塔别克X尤里

属性:可能开始了连载?


注:本篇含猫科人类设定(喵!)


(一)

圣诞节,随着夜幕的悄然降临,欢快的旋律响起,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向市中心聚集——传统的宗教节日现如今也成为了亲朋好友相聚、恋人间的纪念日了。在这热闹的街头也有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无一例外地拥有猫科动物的某些特征:例如耳朵或是尾巴,不过这并不是为了增加节日的气氛而是这群人从降生起便遗传下来的特殊基因。

这些猫科人类平日里他们总是躲在“饲主”的家中,没有饲主的猫科人类会被强制抓走并拘留在特殊的看守所里等到有饲主愿意领养为止,圣诞节是猫科人类鲜少会上街的日子,尤其是那些没有饲主的猫科人类,因为这一天是抓捕他们的“狩猎者”唯一的休息日。


“我才不需要什么饲主!”


从街角传来的一声怒吼打破了街头原先愉悦欢乐的氛围,紧接着又是一阵玻璃被撞破的巨大声响,周围的行人纷纷探头朝街角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白色的小猫“嗖——”地一下窜了出来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人们只看清了站在街角神情略显严肃的一名女士,“太有野性的小猫咪可是会吃苦头的。”

尤里在逃出了那间让他倍感压力和烦躁的屋子后感到浑身都舒畅了不少,在街头巷尾东窜西跑,什么到了16岁就要找饲主否则会对他不利,都见鬼去吧!他尤里·普利塞提才不会惧怕狩猎者,想要把他捉进留看守所先能追上他再说。

虽说跑了不少的路程但是冬天湿冷的空气还是冻得尤里的鼻头有点发红,看来这身皮毛还没有作为人类形态时穿着衣服来得暖和,尤里决定先找个不起眼的角落变成人类的形态,到便利店去买些热饮也更方便些。


“砰——”


哪知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一个高大的黑影,敏感的猫鼻子抖动了两下甚至觉得有点撞晕了,尤里想大吼一声“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撞了我!”然而在猫形态下的他这句怒吼也化成了一句听上去不痛不痒的“喵!”

“奥塔别克,你还在看什么?快点走了!”面前的黑影听到了伙伴的呼喊正抬起脚准备离开,尽管他觉得好像刚刚碰上了个什么柔软的小东西。尤里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过把他撞晕的“凶手”,抬起爪子就紧紧地扒住了奥塔别克的裤腿尽可能地露出凶狠的“杀气”,虽然在相对高大的奥塔别克看来只是一只受冻的小猫咪在撒娇而已。

奥塔别克蹲下身用手指轻轻地挠了挠尤里的小耳朵,手上的茧子并没有让尤里觉得不适反倒是有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让他下意识挨着奥塔别克的手蹭了蹭,被小猫这样亲昵的触碰奥塔别克顿时觉得心里一股暖流,抚摸的动作也更加轻柔了一些。

由于相隔的距离更近了一些,尤里分明地在对方的手上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说是烟草倒不如说是......火药味?熟悉的味道让尤里瞬间清醒过来后退了几步,背部高高地弓起露出了十足的防御姿态,隔开了些距离尤里才更加看清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结实的身躯,沉稳的面相和他背上扛着的......枪?!


这家伙是狩猎者?!


一个让尤里浑身颤栗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虽然平日里尤里总是不把狩猎者放在心上,也道听途说过一些狩猎者如何残忍追捕无人饲养的猫科人类的传闻,但是当他真的要面对狩猎者的时候,生理反应便迅速地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连瞳孔都紧张得收缩成一条细线。

通常被饲养的猫科人类身上都存在饲主为他留下的“标记”或是气味,因此狩猎者只要一靠近便能知道对方是否是有饲主的猫科人类,一旦发现答案是否定的便会展开毫不留情地追捕。尤里现在只想着自己该如何脱身,是趁对方还没有发现继续装作小猫溜走,还是直接扑上去挠花他的脸趁乱变成人类形态逃走。

奥塔别克正困惑这看着乖巧的小猫怎么突然之间就性情大转,对他的态度仿佛像是对着仇人一半的凶狠,可无奈同行的伙伴一再地催促他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只好恋恋不舍地轻拍了拍小猫的脑袋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奥塔别克离开的身影,尤里心里倒是生出一股莫名的不舍来,明明和这个人认识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甚至对于猫形态下的尤里来说都称不上是认识,直到那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人群中,尤里才想起自己跑来这的目的,于是找到了一个鲜少有人经过的角落化成了人类的模样。

确认了四周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角落尤里才旁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散起步来,人类形态的尤里有着显眼的浅金色头发和一双宝石般清澈通透的眼睛,犹如偶尔来人间游玩的妖精一般,很快便成了大街上瞩目的焦点。虽然莉莉娅一再地提醒尤里外出时要遮掩好自己这两样“招摇”的特点,毕竟通常猫科人类都有着与普通人不一般的美貌和特征,以防止被怀疑甚至被狩猎者盯上也是件麻烦事,但是尤里却不以为然,难得的外出不好好享受一番也是浪费。

尤里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一股清甜的酒香不知从什么地方飘了过来,香味中混合着酒精和另一种涩涩的味道,好奇心驱使着尤里嗅着香味一路寻了过去,直到走到一间小木屋前尤里才发现这股诱人的味道是从眼前这座小酒馆里飘出来的。这座小酒馆没有名字,位置也不好寻,只是在外面摆了几个橡皮木桶作为装饰,看来说不定是懂行的人才知道的地方。尤里从未沾过酒精,对酒也并不感兴趣,但是这里的酒香却勾起了尤里想要跃跃欲试的欲望。

“我16岁已经成年了,都是可以喝伏特加的年纪了。”抱着这样的想法尤里手插进了上衣口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想让自己尽量显示出很习惯进出酒馆的样子。小酒馆里的陈设也是十分简朴,几张桌子和几把树桩模样的椅子,昏暗的橘黄色灯光让人看不清楚角落的位置,这里的老板偶尔也会请一些业余的乐队或是歌手来表演上几首助助兴,最近甚至还迷上了舞厅的舞曲。

尤里见走进来之后既没人招待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心里觉得有几分丢了面子便径直走到了吧台前向服务生打了个手势,“把你们这最烈的酒拿来!”这一声倒是让坐在旁边的两位中年男子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没想到这长得挺端正的口气倒是不小,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其中一人上前向尤里搭起话来。

“喂,小伙子,你口气倒是不小这酒可凶得很!你可不要一杯就倒了!”这中年男子酒杯已经端了上来,促狭的眼神里分明就是有意挑起尤里的不服输心理,但是被周遭充斥的酒香味熏得有些晕晕乎乎的尤里现在几乎就是凭着一股冲动做事,抓起面前的酒杯就一饮而尽。

从未触碰过酒精的尤里更别提会喝酒的窍门了,尤其是这高浓度的烈酒,喉间的灼烧感一直爬到了胸口、在腹部蔓延开来,但过一阵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取而代之地却是高度酒精带来的刺激和愉悦。

几杯酒下肚尤里已经失去了清醒的神志,只觉得太阳穴的地方有股酸胀感,大脑里仿佛是一片空白眼神也渐渐涣散开来,而且觉得身体里蹿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渴求。围绕着尤里的两名中年男子见计划得逞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尤里的状态,由于一口气闷下了几杯烈酒,尤里的额头沁出了不少汗沾住了几缕发丝,原先透亮的眼睛里也被一层水雾蒙上,在酒精的刺激作用下尤里觉得大脑有些缺氧只得嘴不停地开合着来获取氧气,这画面看得旁人忍不住地吞咽了口口水。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

“是从那个小伙子身上发出来的?”

......


尤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散发出的味道让自己成为了整间酒馆所觊觎的对象——猫科人类随着成年会步入阶段性的发情期,发情期的诱因有多种,其中便包含着酒精这一项,被诱发出发情期的猫科人类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类似求偶信号的特殊香味,这种香味会吸引同类或者是人类的靠近并与之发生性关系直到发情期的结束,对于闻到这种香味的人来说这是一种致命的毒药,自制力稍差一点的甚至会丧失作为人类的理智。

还在翻找着酒瓶的尤里忽然觉得靠近尾椎的赌坊有些微微发热,并出现了一小截尾巴的幻影。“糟糕!”尤里勉强拉回了一点自己的意识,他想起曾经莉莉娅对他嘱咐过千万不要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碰酒精,在酒精作用下他会失去对形态变化的掌控能力,一旦被发现是猫科人类,且不说这里是否有狩猎者,稀有的品种也会引起一些贪得无厌的人的争夺,如果被奇怪的人标记成了饲养的宠物,那对于尤里才是无比的耻辱。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尤里觉得自己的耳朵和掌心也有些发烫,时不时地出现了更清晰的猫形态下的模样,此时原本四散地坐在酒馆里的人们不知什么时候都在向他的方向靠近。

尤里身上并没有多少力气可以挣扎,发情期的突如其来让他的身体有些急躁难耐急于寻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但是眼前的景象又让他不得不强行按捺住本能的欲望思考能有多大的把握从这里冲出去。就在尤里打算变回猫的形态从缝隙中溜走时,突然一件衣服落在了尤里的头顶恰好盖住了刚刚变出来的一对猫耳朵,还没有回过头看清是谁“偷袭”他,尤里就被一把抱起,熟悉的味道让尤里马上反应过来——是他?

“愿意跟我走,我现在就带你走。”低沉的嗓音听得尤里耳廓被振得酥酥麻麻的,尤里也不顾这人到底是不是狩猎者只管抱紧了对方的脖子用力地点了点头。得到了小猫的首肯,奥塔别克抱着尤里就往门口冲了出去,把尤里抱上了早已停在酒馆门口的摩托上便一声轰鸣扬长而去了。

夜里的凉风稍稍降低了些尤里的体温,脸颊也不似刚才在酒馆中那般绯红,但是被陌生的欲望折磨着又无处宣泄的尤里有些难受地朝着奥塔别克的腹部蹭了蹭,抖动了两下没有收回的猫耳朵。


果然是你——


看着那一对猫耳,奥塔别克才更坚信了自己先前的判断,在遇到化成猫形的尤里的时候他有些怀疑这么有灵性的小猫说不定并不是单纯的猫类,后来在街上又无意间和人类形态的尤里擦肩而过,即便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对方就是猫科人类,但是那双宝石般明澈的眼睛奥塔别克坚信自己是不会认错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奥塔别克在短暂告别了伙伴之后便跟了过去,直到跟着尤里到了酒馆。说实话奥塔别克当时也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意识,可能也是室内不流通的空气让那股香味变得愈发浓烈。

看出尤里的不适,奥塔别克爱怜地摸了摸那对柔软又敏感的耳朵,轻柔的抚摸让尤里有种被羽毛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的感觉于是本能地扑住了动作的对象——奥塔别克的手,有些得意地舔了两下作为占有物的象征,这举动倒是叫奥塔别克倒吸一口凉气,又实在想不出将现在状态下的尤里带到什么地方比较安全,只好开足了马力先到自己家安顿下来再说。

===================第一章 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好几天没更了其实我一直在挖坑!尝试着写了自己喜欢的设定和这次会写稍长一点的篇幅(大概?)一上来就是发情期的我还好不好了(捂脸)

评论(1)
热度(16)

© 烨_Kan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