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_Kanako

一心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谢谢一如既往的支持。
❤青黄❤周叶❤锤基❤体育番
摸摸鱼,挖挖坑,刨刨土
weibo@烨Kanako黄少虎牙牙防所所长

周叶·甘之如饴(仅供试阅)

本篇为CP22上首发周叶小说本《甘之如饴》的试阅,在发行之前会在lof投放其中1~3章的内容,文章私设较多会在本本的前言部分做详细的解释,希望不会造成大家的阅读困难,画手太太正在紧急赶制封面图,预计五月初会做正式的宣传,如果有叙述问题的欢迎指出,我会在正篇修正,分段比较粗糙,欢迎砸花砸评论扔菜请、请温柔!

(试阅正文开始)

==============================================

《甘之如饴》

CP  :周泽楷X叶修

原作:全职高手

题材:科幻 架空

关键词:猫科人类 狩猎者 荷尔蒙/费洛蒙 类ABO 强强


这是个猫科人类和普通人类共同生存的世界,为了摆脱被人类驯服的不可逆命运因而催生出一部分基因更为优异的猫科人类,然而猫科的繁衍速度远超出了人类的想象扰乱了物种的平衡,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通过自身的能力捕捉猫科人类,尤其是在面对高等猫科的时候。为了遏制这种恶性增长,狩猎者这一新兴职业应运而生并有强大的联盟本部支撑,对猫科的非正常行径(发情期/流浪猫科)进行控制。

01


Seeing isn' always believing(眼见未必为实)


——B市某会议中心内

从早上开始议事厅的大门就一直紧闭着,门口的执勤人员都轮岗换了一波,没有人知道会议到底持续了多久,里面甚至安静得即便站在门外也很难听到谈论的声音。在议事厅的一片缄默中,与会者们正面色凝重地盯着屏幕上投映的区域地图——地图上的一处被人用醒目的红笔标注了一个“H”并反复地在上面圈画。


“所以......针对H市的几起事件,现在还没有对策吗?”最后发声打破沉默的是本次联盟会议的组织者——肯特,尽管作为本部代表召集在座来自不同城市的权威人物,他显然对在场与会者们束手无策的模样不怎么满意。在他眼里这座不起眼的小城市,居然在半年的时间里不仅将上一任管辖H市的狩猎者驱逐,而且多次击退本部的支援部队,导致本部的计划停滞不前——想到这里肯特不禁烦躁地敲起了桌子。


“肯特先生......”圆桌上的另一名与会者——S市的陈姓代表站了起来,他低着头战战兢兢地凑到肯特身边,生怕对方一口唾沫吐在自己脸上,“我想向您引荐一个人,他可是我们S市迄今为止最优秀的狩猎者。”说到这这位代表不禁有些得意地语调上扬。


“哦?我好像听说过,这两年你们那挖掘了不少人才。”对于每座城市的动态肯特早已洞悉,只是故作好奇罢了,如果他猜想得没错,这名陈代表想要引荐的应该就是那位了。


“是啊是啊。”听肯特的意思似乎是接受了这个提议,陈代表恨不得马上把他的想法滔滔不绝地道出,“他是我们S市的现任管辖者,叫......”


“笃—笃—”


门外传来的叩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随即紧闭的会议室大门被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漏了一缕阳光进来,照进了黑压压的会议室,一个挺拔的身影正站在门外。


“小周正说到你呢。”陈代表连忙将门外的人迎了进来,不少在座的与会者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年轻的S市管辖者,被视为现联盟第一狩猎者——周泽楷,帅气的外表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他的粉丝会早已是遍布各个城市;当然,周泽楷授受联盟第一的头衔并不单纯是因为他外表出众,作战时精准华丽的操作、灵活大胆地攻击方式皆受到了联盟本部的认可。


其实从S市近年来的作战报告,肯特早有听闻过周泽楷的各种事迹,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比他预想的还要年轻一些,没想到眼前看着沉默内敛的年轻人竟就是本部现在最为关注的对象。肯特友好地向周泽楷点了点头,对方同样微微颔首示意,看起来是不太擅长应付这样的场合,既然如此——


“本部希望你能去H市协助调查。”肯特索性省去了客套的引荐过程,直截了当地向对方道出了自己的目的。旁边的陈代表一听正中自己下怀不禁心中窃喜,手肘顶了顶像是还在犹豫的周泽楷,“小周,你不是一直希望有机会可以去H市吗?说不定就能找到你要找的人了。”——一旦周泽楷受到本部的重用,那对于S市、于他都是有利可图的好事。


听到陈代表的话,周泽楷眼底闪过一丝触动,“......好。”考虑再三他握住了肯特伸出的手。没想到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肯特握着对方的手顿了顿道:“想必你也从陈代表那里听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见对方点了点头,肯特有意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到H市调查那里的核心人物,必要的时候,我想你明白。”


看着肯特神秘莫测的笑容,周泽楷心中了然,对于那些妨碍本部计划的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铲除,只是寻摸了一个“无人管辖”“协助调查”的借口而已,即便日后事情传开不至于被人们所诟病。


在结束了一番攀谈后,周泽楷走出了议事厅,在关上大门的那一刹那他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偌大的议事厅里窗帘紧闭,漆黑一片的环境让人觉得压抑得难以喘息,加之他本身也不习惯出席这样的正式场合,让他才站了一小时竟生出腿麻的错觉。


像是为了放松紧绷的情绪,周泽楷来到走廊的落地窗前,一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纯净蔚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透过云层温柔地洒落进来,他不禁看得走了神,仿佛透过头顶的天空便能看到被它相连着的另一处,明天就要出发去H市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02

——在另一边的H市

“老大老大!最新线报!”一个莽莽撞撞的身影像一阵狂风似的闯进了一家杂货店,听着楼下嘈杂的磕碰声和老板娘的怒吼:“包荣兴——!你这混蛋小子又把我东西撞倒了!”叶修都可以想象到陈果气得直跺脚的模样——这个月都已经是第三回了,再这样下去没等房租到期就赔了不少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手里继续飞快地敲着键盘,屏幕上复杂的程式看得叫人眼花缭乱,这时突然弹出的窗口引起了他的注意。


还没等叶修仔细看完消息的内容,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脚步声让他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耳朵,果不其然——“老大!”闯进来的正是让陈果恨得牙痒痒的包荣兴,熟人习惯喊他“包子”,平日里大大咧咧又没有心计,做事情全凭一腔热血,说他是爱胡来还是随心所欲也让叶修难为给他找一个合适的说辞。


“在楼下就听到你的声音了。”叶修暂时先放下了手里的事情,既然包子匆匆忙忙地来找他应该是事情有所进展了,“怎么样,没有暴露你的身份吧。”


“嗯?老大你说这个啊!”包子脱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对毛绒绒的耳朵——这不是什么恶趣味的装饰品,而是猫科人类的象征,他们有着普通人类的模样,同时也保留了一部分猫科动物的外观特征。“老大你放心,对方没有察觉到我的身份。”包子得意地转了转手里的帽子,虽然他没有能力将耳朵隐藏起来,但是在H市执行任务至今也未被其他人怀疑过。


看着包子自信满满的笑容,叶修一时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还是回到刚才的正题吧,你前面说有新的线报,终于有动作了?”从包子伪装成药贩四处搜集消息开始,已经有近半年的时间没有新的情报了,这次突然有新的动作总让他觉得有些蹊跷。

“是啊,都等了小半年了。”包子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叶修的其他顾虑,兴奋地捏着手里的字条,“老大,这是这次交易的地点,据说会有重要的人物出现。”说不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可以把滥卖药物的元凶揪出来,给他那些死于药物作用失控的同伴们报仇,一想到这里包子觉得瞬间热血沸腾起来。


猫科人类在15岁以后会进入发情期,具体时间因个体而异,处于发情期的猫科人类会丧失作为人类的理性而遵从自己的原始欲望,控制发情期的唯一途径只有在下一次的发情期到来之前服用或注射药物,然而猫科人类的繁衍速度已远远超出控制,政府每年免费供应的抑制剂本就有限,加之日益膨胀的需求,导致市面上有人开始贩卖不知从哪里流出的新型注射型抑制剂,其价格亦是水涨船高,成了众人追捧的珍宝。


叶修接过了包子手里的字条,上面的地址距离闹市区还有一段距离,看起来是谨慎地选择了交易的地方,既然对方在沉默了这么久之后有了动静,想必也不会错过这笔好买卖,毕竟包子的出价对于他们也是一块待宰的肥肉。


“我说包子,以后出价的时候靠谱点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哪的土财主呢。”叶修调侃道,顺手把字条夹在了口袋里。包子以前是小混混,让他伪装成药贩去获取情报追踪药物的源头最合适不过了,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新型抑制剂见效快但副作用极大,若注射不当使用它的猫科人类会有生命危险。


见叶修拿走了字条,包子有些诧异道:“老大,这次你要自己去吗?上次的伤口你应该还没痊愈吧。”虽说上次成功地将那狩猎者驱逐出了H市,但在对战过程中叶修不慎被暗算中了枪,索性没有伤及筋骨只是暂时行动会受到牵制。


“没事儿。”叶修双手往口袋里一插叼着烟就出去了,刚准备开门就听到背后包子着急地朝他大喊道:“老大!耳朵,耳朵!”叶修脚步顿了顿,看起来是养伤的这段时间太过松懈,忘了把耳朵隐藏起来,如果被那些人察觉在这里聚集了这么多成年的猫科人类,必定又会派一批狩猎者来捕捉,现在的状态要应付起来还是有点吃力的。


“老大没问题吧......不过毕竟是老大啊!”包子一个人喃喃自语道,虽然叶修作为高等猫科人类可以自己隐藏耳朵和尾巴,不用像他需要借助帽子或者其他配饰来遮挡,但是经过上次一战叶修受伤以来才不过半个月,负伤归来的他十分虚弱,即便是高等猫科也会因精神力的不稳定而无法自如地将其猫科特征隐藏起来,很容易被追踪过来的狩猎者发现。


“呼——”站在小巷口叶修吐了口烟,突然他感知到一个陌生的气息正在靠近,虽然很微弱却暗藏着很强的攻击性,看起来确实是来了一个重要人物啊——这时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叶修一抬头只见天空中早已是乌云密布,层层的乌云像是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是不是刚入春的关系,H市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什么时候才能晒到太阳呢......”

第二章

关键词:初遇 默契 实力相当

这是一个猫科人类和普通人类共同生存的世界,猫科动物为了摆脱被人类驯服的不可逆命运

催生出一部分基因更为优异的猫科人类,然而其繁衍速度远超出了人类的想象,扰乱了物种的平衡。

但是普通人类根本无法通过自身的能力捕捉猫科人类,尤其是在面对高等猫科的时候。为了遏制这种恶性增长,狩猎者这一新兴职业应运而生,并由各城市政要代表组成的联盟本部作为政治支撑。


狩猎者会对正处在发情期或潜伏期(未服用抑制剂)的猫科人类进行捕捉,这些猫科人类在当地的控制中心进行药物治疗,只要平稳度过观察期后便会被释放,以此控制猫科人类的繁衍速度。


起初这种方式颇有成效,由狩猎者维护人类和猫科之间的平衡,更是挖掘出了一批身手不凡的人才,然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狩猎者贪图高额的报酬对猫科人类进行无差别滥捕,而普通人类若是能够提供猫科人类的住处或位置也能分到一点残羹,本部对这一现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提前和狩猎者解约,本部必须支付更加高昂的违约金。


“他已经到了?”肯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航班信息,如果没有延误周泽楷应该已经到了他指派的那片区域。“肯特先生,定位系统显示周泽楷已到达H市,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到指定的地方......!”被安插在H市的线人正向肯特汇报周泽楷的行踪,像是为了避免引人注意线人把声音压得很低。


虽然没料到周泽楷一下飞机就坐车去了另一个地方,不过......“无妨,或许他是去见什么老朋友,继续留意。”肯特的目的在于调查到底是谁在充当着H市的守护者,如果这个人的存在妨碍了本部的计划,肃清势在必行。


“是......”待确认对方挂断了电话,线人才颤抖着取下了耳麦,车窗外寒风还还吹着呼呼作响的寒风,他的脸上早已爬满了恐惧的汗水,“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抵着后脑勺的冰凉触感令他觉得呼吸比困难,生怕下一秒就成了这枪下亡魂。线人没想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中,原来他的行踪早就被发现了,自己才是真正的猎物。


“下车。”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线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样貌便仓皇地弃车而逃,过去他也见识过不少或是身手矫健或是枪法精湛的狩猎者,但仅仅凭一把未上膛的手枪就能让他不寒而栗的,周泽楷是第一个。


在确认线人离开了视线范围后,周泽楷下车朝着车轮和方向盘的位置利落地开了几枪便转身离开了,被人监视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他几乎是凭着记忆中残余的印象把车开到了这里,一晃眼已经过去了十年,过去的破旧小区楼房早已被商业街所替代——酒吧、发廊、夜市......一片灯红酒绿的景象。


在经过一家灯光昏暗的酒吧时,周泽楷停下了脚步——里面有一个成年的猫科人类,不仅如此这个猫科人类还随身配备了武器,令他诧异的是自己的手枪竟和对方产生了共鸣,但在下一秒这股气息突然又消失了,好奇心促使周泽楷推开了酒吧虚掩着的门。


不像寻常酒吧的热闹嘈杂,这里没有酒杯的交互碰撞、没有旋转顶灯刺眼的光芒,这里的主人仿佛连酒吧的装修都没有上心,使用的都是从废旧站里捡回的二手货,好像随时就准备废弃一样,里面的顾客看似都在各自闲谈喝酒,视线却总是偷偷往一处瞟。


周泽楷刚进门就注意到了坐在吧台上的叶修,他干净修长的手指握着杯身悠悠地晃了两下,酒杯里琥珀色的液体没有减少的迹象,像是在等着什么人来叶修朝门口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


叶修先是一愣,随即礼貌地点了点头,没想到对方就在他身旁的座位坐了下来——喂喂,这样对方接头的人来了怎么办?叶修有点欲哭无泪,但就这样干坐着气氛又挺尴尬,他只好招呼来了调酒师:“他的和我一样,我请。”


很快一杯酒便被端到了周泽楷的面前,浓烈的酒精味令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看看叶修倒像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悠悠地转着杯子,难道是他的判断出了错误?


“你......喜欢喝酒?”周泽楷问道,在他的了解中,猫科人类对气味都十分地敏感,尤其是化学性的刺激气味,例如高浓度的酒精,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小部分的猫科人类可能还会出现过敏症状。


“来酒吧的,没有说是不喜欢酒的吧。”叶修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昏暗的灯光下即便两人的间隔不到30cm也让周泽楷看不清对方的神情,“你呢?看起来不怎么喜欢的样子。”叶修指了指被放到角落的酒杯,味道闻上去是冲了一些,不过听调酒师说这是今天新到的进口酒,这才吸引了这么多爱酒之人今晚来到这里。


“......我平时不喝酒。”


“啊?哈咳咳咳...咳、咳咳!”周泽楷的一句话引得叶修一不小心呛着了空气,咳嗽个不停,他心里不禁想:这位小哥还真是有趣,对酒没有兴趣却只身一人进了酒吧,难道也是约了什么人?不过看他这不善言辞的性格,还是女孩子主动约他的可能性更大吧。


“哎我说,这位小哥。”既然和接头人约定的碰面时间还没有到,叶修倒也有兴致和对方多聊几句,于是便端着酒杯坐得靠近了些,“你是从其他城市过来的?”


“周泽楷。”


被冷不丁地回答了一句和他提的问题不相干的话,叶修起先是愣了愣,当反应过来对方这是在自我介绍时,他才连忙补充了一句:“哦,我叫叶修,多关照了。”——尽管也不知道这关照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小周你是来H市旅游的?”


听到叶修自报家门时周泽楷诧异地抬起了头,和他所熟悉的另一个名字很像——难道这只是巧合?像是要赶走自己脑海中的胡乱猜测,他用力地甩了甩脑袋答道:“找人。”


“找人啊......知道对方的名字吗?”叶修心想如果是特意到H市来找人,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人物了。周泽楷摇了摇头,他也只是靠着记忆中的影像来到了这附近在接下来一连串的提问后,叶修得到的都是如出一辙的答案:不知道,令他顿时一头黑线,除了对方提到相遇的地点——那幢早就被爆破的旧办公楼叶修还勉强有点印象,其余的即便叶修有心帮忙也是力不从心。


“当——当——”八点整时钟准时敲响,按照包子提供的消息,接头人会带着他们要求的东西到约定的地方,也就是这间酒吧里碰面,但是在他之后进来的也就只有周泽楷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酒精的影响虽然他滴酒未沾却仍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糟糕!叶修暗道不好,虽然在调酒师递酒上来的时候他便察觉到这里面必定被人动了手脚,因此杯子里的酒他一口也没有喝,但是现在叶修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变得不稳定起来,如果在这里暴露了自己猫科人类的身份,无论自己被捕或是被作为威胁那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叶修看了眼身边的周泽楷,决心试着赌一把,他朝着对方的位置靠了过去,用旁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周泽楷的耳边低声附道:把枪准备好,我需要你的帮助。叶修不是十分确信周泽楷是否会帮自己,毕竟两个人今天才认识,为一个才认识一小时还不到的无干人等惹上是非,换成谁都不乐意。


“好。”虽然周泽楷仍诧异于叶修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上带着武器,不过比起去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比较重要——原本坐在各自座位上闲谈的酒客纷纷站了起来,各个面露凶相向着吧台的方向逼近。


——看来是一场鸿门宴啊。


难怪对方会选择在这里的酒吧,位置处于老城区比较偏僻不说,这里都是低头混混说了算,即使发生枪击也不会有警察理睬。


叶修心想道:一定是有人暗中调查他们的时候发现了什么,于是假装透露给包子上面会有下一步的动作设了套以试探他们的反应,但对方没料到的是前来接头的会是他,也难怪他和调酒师对上暗语的时候,调酒师不经意地多瞟了他两眼像是在确认什么。


这里目测大约20多个人,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枪,如果正面迎战以叶修现在的状态他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而且这伙人看样子不是职业的杀手,持枪的时候气息紊乱,但是往往这样的人更适合对落单的目标进行围攻,又不受相互的束缚。


“一会对着没人的地方开两枪,分散他们......”还没等叶修说完一件黑色外套落在了他的头顶遮住了视线,耳边只听到微弱的两个字“耳朵......”就瞬间被几声枪响所堙没——堆砌在角落的橡木桶轻易地酒被打穿,酒液汩汩顷流而出,湿滑的地板让那些杀手摔得摔、爬得爬,好不狼狈。


“碰——!”紧接着另一声枪响,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屋顶的吊灯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阻碍了他们的行径。


这人到底是谁?业余的杀手们诧异于周泽楷精准的枪法,干脆利落直击要害,和他眼神相对的时候一股寒意油然而生,明明这里对他应该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在发射子弹的时候竟然连目标的位置都没有刻意去看。


“出口?”周泽楷迅速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直接从门口出去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从厨房的后门走。”叶修用眼神示意了方向,“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做一件事。”叶修神秘地笑了笑,掌心里像是藏着开关一样的东西,他摁下按钮的刹那间酒吧的顶灯全部爆破,突然的黑暗和散落的玻璃碎片使得现场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在一片咒骂声中,叶修敏锐的听觉察觉到不少从外面进来的脚步声,看来是真的没打算让他活着出去。


“别让他跑了!”一个黑影突然从叶修的身后冒了出来,但是显然对方因为环境太过昏暗无法辨别叶修的位置,只好握着匕首就一通乱刺,而夜视能力极佳的叶修在一一躲过了对方的攻击后,拔出手枪用枪匣的位置对着对方的头部狠狠捶去得以逃脱。


趁着照明还没恢复叶修带着周泽楷往后门的方向跑去,如果事先都有安排妥当的话......“小周,会骑摩托车吗?”叶修已经看到了停在后门拐角处的摩托车,但是恐怕他的情况要回到住处还有点困难,他咬了咬牙......以及不能轻易暴露据点。


“嗯。”见周泽楷顺利地发动了摩托车,叶修刚想把衣服还给他把头盔戴上却立刻被制止了,“现在还不能脱掉。”像是为了安抚叶修的情绪,周泽楷隔着衣服拍了拍他的头,让叶修一时产生了自己比对方年纪还小的错觉。


“我说小周啊,被警察发现可是要被请去喝茶的。”叶修嘴上调侃着,还是披着衣服坐上了摩托车,“先找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吧,说不定路上还有其他的埋伏。”叶修也不愿意让周泽楷被卷入其中,在天亮之前他必须回到杂货店。


“好。”周泽楷按照叶修指示的路线踩足了油门开去,尽管对方没说明,从衣服上沁出的点点血迹他也察觉到叶修受伤了,毕竟偷袭的那人下手没有轻重,只知道胡乱瞎刺,不知怎么的周泽楷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怒气,油门一时加得重了些,叶修猛地向前一撞觉得自己的鼻子都要被撞歪了。


到达目的地的旅馆,周泽楷扶着脸色有些差的叶修来到前台登记,前台的姑娘正忙着补妆准备一会换了班出去约会,见有人要办理入住不耐烦地把单子甩在了桌子上:“几个人,什么房?”这姑娘不经意地一抬头看到了帅气英俊的周泽楷,顿时眼睛瞪得像两个灯泡一般。


“我们两个人,一间房就可以了。”叶修在那姑娘面前晃了晃手她才回过神来,“你们两个就住一间?”两个大男人住一间房这听上去怎么有点别扭。


“嗯?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两个可都是成年人了。”叶修笑了笑,见另一位帅哥也没有发声,姑娘的视线迅速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突然眼尖的她发现叶修身上带着血迹,便有些嫌恶地往后退了两步犹豫着要不要把房卡给他们——他们该不是什么逃犯吧,可别把是非惹到她身上了,这生意哪怕是帅哥她也不敢做。


“还有绷带,谢谢。”没等姑娘反应过来,周泽楷就拿走了桌子上的房卡扶着叶修离开了前台。房间的位置还算近没等开灯,叶修找到了床的位置便躺了上去这一用力伤口又渗出了点血疼得他下意识地缩成了一团,周泽楷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在抽屉里翻找起来有没有可以临时用的东西,索性还有半瓶没用完的碘酒可以用来消毒。


“先消毒吧。”周泽楷把碘酒放在了床边,示意叶修把上衣先脱了,但是对方迟迟没有动作,瞬间仿佛时间被停止了一般,连挂钟秒针转动发出的“滴答”声都听得格外清晰。叶修闷在枕头里衣服滑落到了地上,头顶暴露出一对黑色的猫耳,耳尖上是淡淡的白色,“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一直用衣服为他做掩护。


“开始是怀疑。”周泽楷如实的回答道,毕竟高等猫科如果隐藏起自己的特征和气息,很难被察觉到,几乎和普通人类一样,直到在长时间酒精的影响下,叶修变得细长的瞳孔和不经意露出的尖牙令他确信叶修是猫科人类,而且能力非同一般。


作为一名出色的狩猎者,当发现猫科人类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对其实施捕捉,不过周泽楷本身就对因贪图报酬滥捕滥杀的行为嗤之以鼻,狩猎者存在的意义应当是像那位前辈所做的一样。


“那你呢?为什么知道我身上有枪。”狩猎者的武器都是具有灵性的,通常和主人在订立契约的时候两者的神识便被捆绑在一起,武器使用的时间越长,和主人长久形成的默契牵绊越深,久而久之两者便能魂为一体,普通人根本看不到武器的实体。


“而且还不止一把吧。”叶修脱掉了上衣,用蘸着碘酒的棉花随意地擦了两下边说道,“你进来的时候身上就有一股硝烟味,一定是刚刚才用过枪吧。”绷带还没有送来叶修只好先胡乱撕了点布条缚住受伤的位置先止血,“而且因为转轮手枪的后坐力很强,虽然你应该是用惯了枪控制得很不错,但是拿杯子的时候手还是会微微颤抖——啊,就先这样吧,小周你有受伤吗?”


“......”周泽楷无言以对地接过叶修递过来的布条摇了摇头,没想到观察别人的不止他自己,不过这样坦白了身份倒是让他觉得松了口气,“你......不害怕?”


叶修点燃打火机的手顿了顿,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小周你别忘了我也会用枪,如果到了针锋相对的时候我可不一定输给你。”


“不会的......”周泽楷小声自言自语道,不过还是被叶修听了进去,不自觉抖了两下耳朵,“时间不早了,睡吧。”叶修吐了两口烟后挪到床头蜷起了身体,意思是给周泽楷留了床的位置睡觉。见叶修只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周泽楷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的方向拉,随即就蒙上了被子,“嗯,睡吧。”


叶修刚准备打个盹下一秒就突然和周泽楷四目相对,竟让他一时有点紧张,略显孩子气的行为令他忍俊不禁地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还真是奇怪的人。”


“......”周泽楷正想抗议自己才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或许......只是今天有点奇怪。


许是今天奔波了一天,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周泽楷觉得紧绷的神经似乎放松了下来,久违的睡意阵阵袭来,在闭上眼的前一刻他看到叶修一张一合的嘴型像在对他说着什么,但是还没来得及听清楚,困倦便将他推入了睡梦中。


睡梦中,周泽楷隐隐约约感觉到旁边有个温暖的小东西正轻轻地磨蹭着他的手,脸颊上湿热的触感令他微微地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一只黑色的猫,“你......!”黑猫看到周泽楷醒了乖巧地朝着他“喵——”了一声,还没等对方开口,黑猫转过身跳到窗口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等等!”周泽楷猛地一伸手——从梦中惊醒,他看着苍白的墙壁和停在半空的手,什么都抓不住。他无力地深吸了一口气,手也重重地砸在了床沿,这时周泽楷才发现身边没有了人,房间里已然没有了叶修的气息,像是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果然应该昨天就抓住你的。”周泽楷手里紧紧攥着昨天叶修留下的破布条,和不知道什么时候送进来的绷带。


不远处骑着摩托车的叶修突然一个激灵,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估计小周也该醒来了,真是抱歉啊,如果把一个狩猎者带回去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乱子,毕竟现在也是敏感时期。


评论(9)
热度(21)

© 烨_Kana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