烨_Kanako

一心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谢谢一如既往的支持。
❤青黄❤周叶❤锤基❤体育番
摸摸鱼,挖挖坑,刨刨土
weibo@烨Kanako黄少虎牙牙防所所长

奥尤·Emerald (二)

《Emerald》


*α奥塔Xα尤里→Ω尤里(含α为维持物种平衡羽化成Ω的设定)

*正剧向,私设有


Chapter 2 The Gambling


01


等尤里回到家,门口早已被围堵得水泄不通,几乎所有的管家和女仆都被差遣出来维持秩序,来自不同阶层的人纷纷递上了邀请帖,其中也不乏想要趁着今晚的宴会多结识些上流社会朋友的人。


要是等到这些人都进去了说不准都要到半夜了,到时候无论是被老头子还是莉莉娅逮了个正着都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眼前浮现出了莉莉娅拿着指导棒敲着手心的模样,尤里不禁浑身一颤。


寻思着不能干等着下去,于是趁着还没有被人发现,尤里索性直接绕到了后院,仔细确认过四周无人便一个纵身跳跃就翻过了墙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豁!不愧是尤里,连这样高的墙都能轻松地越过。”


尤里的身后传来了几下不轻不重的掌声和赞叹,只听这声音尤里便知道是谁来了,在宴会时还能悠闲地四处转悠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维克托,你还真是够悠闲的。”尤里拍了拍沾上灰的手注视着眼前笑眯眯的男人,和他旁边......的陌生面孔?


察觉到尤里的视线,维克托连忙把身边试图逃走的人揽进了怀里对着尤里乐呵呵道,“啊!尤里,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勇利,也叫YURI哦~”


维克托朝着他怀里的人蹭了蹭,也不管在受到尤里“凶狠”的注目礼后瑟瑟发抖的勇利正想要极力地推开他,维克托反而抱得更紧了些。


“你养的宠物?”尤里凑近了勇利打量了几眼又随即远远地退开,让勇利误以为是自己身上沾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惹了他不高兴,他原本也没想过来毕竟出生在小地方的勇利并不习惯热闹的地方,不过勇利发自内心的觉得,尤里长得很漂亮,尽管嘴巴有些不留情......自然这些话也是不敢说的。


“不是哦~勇利是我的爱人,是吧,勇利?”维克托就像变成了橡皮糖一样黏在勇利的身上,在别人面前承认两个人的关系还是让勇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拖着维克托往外走以免他又说出什么让人不知所措的话来。


在勇利转过身的时候,尤里注意到了他后颈上清晰的齿痕和一些颜色变淡了的红印,看起来维克托是找到了他的命定之番了,尤里长舒了一口气对着幽暗的月光有些晃神,他并不愿意承认对于维克托他还是羡慕的。


“奥塔别克,时间快到了快和我去见过你的长辈。”


一声老者的呼唤让尤里猛地一回神,眼前突然掠过了一个挺拔的身影,但是由于隔着窗户尤里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模样,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奥塔......别克......”


尤里正低头斟酌着这个颇为耳熟的名字,一个拉长的黑影站在了他的身后让他顿时觉得背脊一凉,“尤里,我可没有教过你回家要翻墙而不是走门。”

果不其然还是被莉莉娅发现了,毕竟是自己偷偷溜出去在先,尤里只好乖乖地跟在莉莉娅的身后回到房间更换了脏乱的衣衫,当然旁边少不了莉莉娅的念叨听得他头昏脑胀。


02


换上了西装尤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又看,头发的一边也被手巧的女仆编成了一小节的辫子用发卡别在了后面,莉莉娅对尤里的造型十分讲究一边自己动手替尤里整理领口,一边又嘱咐着女仆该搭配上哪些配饰。


尤里突然觉得幸亏自己不是女孩子,否则可能到天亮了都还没有出这个房门。从窗口尤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宴会厅里热闹的景象,来自不同阶层不同家族的人带着自己未出嫁的女儿都蜂拥而至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不定普里赛提家族的未来继承人会因此和自己的女儿结缘成为了灵魂之番,那往后在其他家族面前可值得吹嘘一番。


普里赛提家族有着最纯正的Alpha血统,其家族成员的八成以上都是政府的机关要员或是商界精英,追溯到更久远的时期那也是目前唯一被皇室首肯的贵族血脉,到了尤里父亲的这一代,更是达到了鼎盛时期,只是近五年来局势有些细微的变化。


当然还有一种传言是说,普里赛提家族之所以没有像其他一些家族经历过衰败是因为一颗绿宝石,一颗拥有着神秘力量、足以扭转命运的绿宝石。


在镜子前足足坐了有半个多小时尤里觉得屁股都坐疼了,好不容易看到莉莉娅满意地点了点头尤里赶紧起身一路小跑出去,再多坐半个小时尤里都觉得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宴会厅里,所有的宾客都陆续落座,今晚的重头戏即将拉开帷幕——


03


与其说这是一场娱乐用的宴会,不如说是一场见不得光的拍卖会,介于普里赛提家族的声望没有人会多事到去揭发这件事,许多稀世珍品都会在拍卖会上展出,来历从不是各位买手的关注重点,他们只关注能用什么样的价格买下自己想要的东西,至于是偷、是抢或是其他手段得来的,与他们又有何干系。


尤里对于这种无聊的拍卖会并没有多大兴致,才进行了几轮就困得直打哈欠,若不是维克托非要拉着他来看,他早就回房间呼呼大睡去了。


“现在我们将进行最后一件宝物的拍卖。”台上的拍卖师让助手推上来了一个被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展示盒,透着灯光也看不清里面东西的模样。不过既然是最后一件压轴的宝物,那肯定来头不简单,种种猜想引得台下的人们不禁个个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看究竟。


眼看台下的观众被吊足了胃口,拍卖师这才慢慢地揭开了遮掩用的布,当宝物呈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时候底下响起了一阵惊呼


——多么美丽的绿宝石!

与此同时,尤里猛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原本还在谈笑风生的维克托都吓了一跳。而在距离他们座位的不远处,同样有一个人对于这颗宝石的出现诧异不已。


台上的宝石和尤里梦境中姨妈赠送给他的一般无二,原本应当属于亲人的信物又怎么会成为了拍卖的货品?


“你们看,这绿宝石的模样像不像传闻中那颗宝石?”


不知是谁在人群中惊呼了一声,虽然没有人见过那颗传闻中的绿宝石长什么模样,只晓得那颗宝石通体呈现透彻的翠绿色,在灯光的直射下会映射出幽幽的蓝绿色光晕,但是人总有一种从众心理,听风便是雨,一旦有一个人开了个头,其余的人便自发地附和了起来,顿时台下一片人声鼎沸——


“是啊是啊,我看着也像。”


“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传闻中的绿宝石,我也是赚到了啊!”


“恐怕这是一场激烈的竞争啊。”


台下有摩拳擦掌想要跃跃欲试的,也有悻悻只准备作围观群众的,宾客们的反应并没有出乎拍卖师的意料,既然气氛已经被炒得火热相信这将会是场十分有看头的竞拍了。


“这颗绿宝石之所以作为压轴的拍品,不仅仅是因为它的产地和切割工艺,相信各位见识广博的买主一定听闻过这世间存在着一颗有着神奇力量的绿宝石。”


拍卖师言止于此便没有再多透露什么,绿宝石的价值不言而喻,宴会厅内又是一阵哗然。


“啧!”虽然不知道是谁把宝石带来了这里,如果这正是姨妈送给自己的宝物,那尤里无论如何都想要争取到这块宝石,说不定姨妈在看到了宝石之后能够回忆起些什么,或许他也能知道五年前为什么整个普利赛提家族的人都要将姨妈驱赶出去,任由一个纤弱的女人在人人避而远之的黑街了此残生。


尤里手肘顶了顶一旁的维克托小声耳语道:“维克托,那颗宝石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拍下来。”


由于参与拍卖会有年龄的限制尤里不能直接参与竞拍,便想借用维克托的名义,同时也可以避免普利赛提家族的人过于锋芒显露。


难得见到尤里会对拍卖会感兴趣,维克托原本也只准备带着勇利出来散散心,见识一些有趣的场合,此时面对尤里眼睛里闪烁出的坚定,维克托作出了一幅十分为难的样子,“欸?如果我真的拍下了那绿宝石转手就给了你,我有什么好处呢?”


老奸巨猾!


尤里的脑海里浮现了这几个字,他有什么可以给维克托的?维克托不是不知道他在这个家族中的地位,虽说是普利赛提家族的唯一继承人,面对即将成年的尤里,他的父亲也丝毫没有将手中的权力移交到尤里的迹象,也因此在各个家族之间总流传着他的父亲如何贪恋权势的谣言。


“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送一份大礼给你们行了吧。”


尤里指着勇利的鼻子半开玩笑地说道,然后在里面放一个爆竹,越响亮越好的那种。看着勇利羞窘地支支吾吾起来,尤里也没有再继续逗他的打算了,视线又重新落到了拍卖台上。


“最后一件拍品现在开始竞拍,起叫价一百万!”


拍卖师公布了起叫价后,不到五分钟喊价就已经飙升到了千万位数,各个家族的人争相竞价,眼里都爆出了红血丝,一副不得到绿宝石誓不罢休的模样。尤里暗示维克托先不要急于喊价,等到喊价的速度减慢时再开始,一次性打压其他的竞买者。


几分钟下来维克托所出的价格已是场上的最高价格,引得全场都像他投去了艳羡的目光,尤里原本紧张得心脏都像是提到了喉咙口,现在看到拍卖师第二次落锤才觉得稍稍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靠在了椅子上。


“九千八百万三......”就在拍卖师即将落锤定音的时候,台下突然又举起了一块牌子,“好的!普利赛提先生出价......两亿!”


什么!?


“普利赛提”四个字如同一计重锤,尤里“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朝着喊价的方向看去,举着竞价牌的正是他的父亲,他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问个究竟,他的父亲和身旁的管家嘱托了几句便起身离开了宴会厅。


三声重重的落锤声在尤里的耳边回荡,震得他有些头昏脑涨摇摇晃晃地跌坐在了座位上,一旁的勇利和维克托担心地围了上来在他耳边说了许多的话,但是尤里一句都没有听清,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在一个真空的环境,周围只剩下“嗡嗡”的微弱声响。


尤里自认为很了解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从不会参与这一类拍卖会,一方面他并非稀世藏品的爱好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和一些来历不清的人撇清干系。然而这次父亲非但在参与了其中,还以天价拍下了一颗并非出自名家雕琢、空有传闻的宝石,莫非是父亲也相信了那个传闻?


“传闻如果Alpha得到了这块绿宝石,便可以获得掌控世界的强大力量......”

先前在黑街遇见的那名醉汉所说的话突然在尤里的耳边响起,他知道父亲醉心工作,也偶尔听到关于父亲霸权的谣言,但尤里一直认为这也是由于Alpha与生俱来的优秀能力,原来父亲也会把野心寄托在一颗不知来历的宝石上?


“唉,没想到最后的买家竟是普利赛提家的人。”


“看来他们想要集权于一身的传言并非是空穴来风。”


“赶紧散了吧,谁还敢跟普利赛提家的人抢东西。”


......


原本人声鼎沸的宴会厅里,宾客们一个个悻悻地离开了,尤里看着台上空空如也的桌子有些走神,宝石的模样还清晰地映在他的脑海里。尤里深信那便是姨妈过去赠送给他的宝石却没有料到最后会落到他父亲的手上,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尤里拖着身体离开了早已空无一人的宴会厅。


评论
热度(22)

© 烨_Kanako | Powered by LOFTER